<strike id="yomma"><dl id="yomma"></dl></strike>

    <strike id="yomma"></strike>

  1. <legend id="yomma"></legend>
    手機站 - 網站地圖 - 廣告服務
    您的當前位置:主頁 > 專訪專題 > 專題報告 > 正文

    衛生紙生產真的會威脅北美林業資源嗎?

    來源:Joanna Wilhelm (費雪國際商業 編輯:華華 時間:2020-09-29
    導讀:環保組織自然資源保護委員會(NRDC)在2019年2月發布了一份報告,引發了諸多媒體對于生活用紙的關注。這份報告重點批評了北美衛生紙生產商大量使用原生纖維。那么,在原生闊葉纖維和原生針葉纖維的使用量和比例方面,商用和家用零售衛生紙是否是破壞北美林業
    環保組織自然資源保護委員會(NRDC)在2019年2月發布了一份報告,引發了諸多媒體對于生活用紙的關注。這份報告重點批評了北美衛生紙生產商大量使用原生纖維,以及砍伐北方森林以獲得原生纖維,對環境造成了影響。
    報告還稱,與使用再生纖維的工廠相比,綜合原生纖維紙廠的用水量幾乎是再生纖維廠的兩倍,產生的空氣污染物也更多。自然資源保護委員會呼吁衛生紙生產商轉而使用更多的回收纖維和可持續的替代纖維,如小麥秸稈和竹子等。
    那么,在原生闊葉纖維和原生針葉纖維的使用量和比例方面,商用和家用零售衛生紙是否是破壞北美林業資源的罪魁禍首呢?與世界其他國家相比,北美衛生紙生產商在使用再生纖維和其他環保纖維方面的表現如何呢?
    提到紙業的環保問題,行業經常提到“北方森林”(boreal forest)。“北方森林”主要是指位于特定位置,具有特定生長周期和規律,以及符合樹種要求(一般是針葉木)的樹木。
    “北方森林”還可分為北區和南區,包括加拿大邊境地區,以及美國明尼蘇達州和密歇根州最北部的地區。其中南區的森林產量足以生產木材和紙漿纖維。
    加拿大自然資源部(NRCan)將圖1所示的綠色區域為北方森林區,這意味著大多數加拿大紙漿和造紙企業必須要依賴北方森林資源。
    關于北方森林是否能包含作業林,即是在作業林中栽種樹苗進行造林,還是不能栽種樹苗,完全使森林自然生長,關于這兩點,行業還存在一些爭論。由于目前加拿大和美國北部地區的人工林非常少,所以在此,我們暫時認為北方森林是自然生長更新的。
    圖2顯示了美國商用和家用零售衛生紙生產企業分布情況,其中圖標的大小表示消耗的纖維原料的多少(單位:風干公噸ADMT)。
    與美國的衛生紙廠數量相比,加拿大衛生紙廠數量非常少。在不知道衛生紙廠的原木、木片或商品紙漿的確切來源的情況下,很難確定其原生針葉和闊葉纖維最終有多大比例來自于原生北方森林和人工木材種植園。然而,可以肯定的是,與美國南部相比,加拿大和美國北部人工木材種植園并不多見,因此來自加拿大紙企使用北方森林的纖維原料占比較大。
    那么美國紙廠從加拿大進口多少木材、木片或商品漿?從美國本地紙漿生產商處購買多少木材、木片或商品漿?根據經驗,除非有緊急需要,否則美國的工廠通常不會從加拿大進口原木或木片,因此北方森林的使用量很可能很低。
    然而,許多衛生紙生產廠都是非一體化工廠,即使是一體化的衛生紙廠也會使用外購的紙漿。這也意味著,在北美衛生紙生產商的外購纖維中,有77%是其他類型的纖維,其中54%是漂白桉木硫酸鹽漿(BEK)。盡管外購的脫墨漂白再生纖維的比例很低,但許多衛生紙廠都是回收綜合廠,所以許多工廠可以自行將回收廢紙加工為廢紙漿(圖3)。
    既然北美商用和家用零售衛生紙廠采購了這么多的桉樹纖維,那么所產的原紙中到底含有多少硫酸鹽漿呢?又有多少被回收利用?這與其他紙種如何比較?
    在硫酸鹽漿中,北方漂白針葉木漿(NBSK)占北美商業和零售衛生紙生產廠采購的原料的23%。由于美國的北方漂白針葉木漿生產商很少(圖4),美國的衛生紙廠必須從加拿大進口,這在很大程度上意味著很可能使用來自北方森林的原木和木片。盡管如此,與生產其他紙種相比,衛生紙和紙巾生產所消耗的原生北方針葉和闊葉木漿仍然較少(圖5)。
    此外,在世界其他地區也存在著森林砍伐的問題,那里的熱帶雨林正在以令人擔憂的速度被砍伐,以供應包括造紙在內的工業,以及為農業、纖維種植園等騰出空間。隨著全球衛生紙使用量的增加,與北美相比,其他地區在衛生紙生產中使用原生纖維和回收纖維的情況如何呢?
    如圖6所示,在商用和家用零售衛生紙生產中,北美和歐洲使用再生廢紙均超過25%,在拉丁美洲約占55%。
    在這三個地區所使用的纖維中,桉木纖維約占30%,進一步縮小了原生闊葉木和針葉木的差距。值得注意的是,桉樹屬于闊葉木材,因此,桉樹作為一種替代纖維來源往往被忽視。由于桉木多來自于種植園,生長周期快,因此可視為比傳統的針葉木和闊葉木更環保的選擇。
    因此,總的來說,北美的衛生紙廠已經和歐洲的衛生紙廠一樣,至少使用了60%的回收纖維和桉木纖維。當然,相比家用零售衛生紙,商用衛生紙所使用的的回收纖維比例更大(圖7)。
    隨著再生紙供應量的增加和價格的下降,增加更多脫墨、漂白纖維的潛力確實存在。小麥秸稈纖維的使用看起來也很有前途,可以替代紙張中的一些原生木質纖維,而不影響纖維性能和成品質量。
    北美甚至歐洲衛生紙生產商能否像拉美生產商那樣,在非原生纖維和替代性纖維(包括桉樹)的使用上更上一層樓?而在纖維采購轉向非林木替代品的同時,其他的環境影響如何?當外購纖維的生產全部可以在工廠內部實現,在整個流程中,水、能源使用和碳足跡又會對衛生紙生產帶來哪些影響呢?這些都是行業應該長期關注的問題。

    欄目分類
    關于我們 |廣告服務|特色服務|企業建站|其他服務|法律聲明|版權隱私|付款方式|聯系我們
    Copyright © 2002-2021 中華紙業雜志社 版權所有 魯ICP備10014844號
    地址:濟南市歷城區工業南路101號│ 新媒體部:0531-88192261 │ 采編部:0531-88935343 │ 市場部:0531-88522949 │
    中華紙業傳媒微信公眾號
    可信網站